【一点资讯】青岛首家小学VR超级教室建立 突破教学难点来山城重庆!吃正宗洞子火锅!店员端上来一盆油,还说这就是他们家的“招牌菜”

小事 · 对,我是四川人;对,我不吃辣

回锅肉加一勺它, 一点都不油腻, 还超级下饭哦
麻酱凉面
成都人说他们吃辣全国第一,不服的重庆人进来看!

* * *

帅老乡顺势约你出去吃个饭

问你有没有什么忌口

你娇羞一笑:除了辣的什么都吃

然后……

你以为还会有什么然后吗?!

* * *

土生土长的四川人不能吃辣是种什么体验?林朵,开大脑洞,说小故事

假如你是一个祖祖辈辈都在西南盆地生长的资格四川人,但又完全吃不得辣。

那你的人生就是妥妥的 Hard 模式。

小时候你的成长感受基本上跟丑小鸭是一样一样的。

因为你不一样,跟邻居们不一样,跟亲戚们不一样,连和亲生父母也不一样。

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美味,对你而言却是穿肠烂腑的毒药。

包括麻辣香肠、老妈兔头以及泡椒鸡爪在内的大自然的馈赠都不会出现在你的可选食谱中。

这会让只能吃番茄炒鸡蛋的你怀疑自己好像并没有站在食物链的顶端。

不过在慈母的贴心小灶呵护下,除了每天晚饭时间,大杂院里的其他小朋友被各家各户的饭香熏的垂涎三尺,你却被饭香中夹杂的呛辣椒味儿撵的提泪横流之外,你还没有太早认识到这个世界的残酷性。

真正的考验要从上学之后才开始。

作为校园社交生活的三大法宝,小卖部的豆腐皮,校门口的麻辣烫,巷子口的豆腐脑,为你的童年生活拉开了心塞大幕。

每每放学过后,班上同学振臂一呼,应者云集,气势汹汹地扑向零食摊贩时,你却只能死死盯着小摊贩那沾满辣椒粉或辣椒油的血腥双手,心里直发憷。

你既没有豁出性命的决绝,也没有特立独行的勇气。

吃,还是不吃?

这可真是个问题。

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你只能假装镇定地捧着碗装门面的红糖冰粉,诚惶诚恐地站在零食姐妹团的边缘,生怕哪天就有谁义正言辞地揭发:我们当中出了一个叛徒!

其实用不着谁揭发,大家很快也知道了。

毕竟每次在外聚餐时总要备碗白开水涮菜的人只有你一个。

茶水涮菜,陈醋涮菜,果汁涮菜的滋味也只有你自己才懂。

你开始意识到,人要是既对抗不了环境又适应不了环境,那就只能换个环境。

于是你痛下决心,奋发图强,不顾亲人们的苦苦挽留,毅然决然地在高考志愿上全部填满了可以帮你逃离四川的学校。

当然湖南湖北重庆贵州云南这些凶险之地也必须统统避开。

上天垂怜,让你去到了千里之外的首都。

在学校食堂吃到的第一顿饭,就把你感动得流下两行清泪。

原来宫保鸡丁,鱼香肉丝,还有醋溜土豆丝,它们居然都存在无!辣!版!

你充分体验到了一道菜打开方式正确的快感。

那是你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日子。

然而美好的时光总是很短暂。

很快你发现身边的同学并不是你以为的那么口味清淡。

特别是当甘肃、内蒙、新疆的同学们撺掇着大家晚上一起去撸烤串的时候。

你坐在欢声笑语的人群之间,目光呆滞地注视着烤串师傅往肉串上肆无忌惮地大把撒着干辣椒面。

感觉童年时代的噩梦再次重演。

更别提为什么学校周围突然就开满了以满铺红辣椒的水煮鱼为卖点的川菜馆。

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对辣味的接受程度一天天地被来自东北、山东、河南、河北的同学们统统超过。

然后在食堂或聚餐时接受他们像看外星人一样看你这个不吃辣的四川人的目光。

明明只是个吃饭问题,最后却搞成了尊严问题。

你感觉自己给家乡丢脸了。

急需参加一场老乡会来表达自己对家乡的赤子之心。

在会场上你遇到了一个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的帅老乡,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把你心中的阴郁一扫而尽。

帅老乡顺势约你出去吃个饭,问你有没有什么忌口。

你娇羞一笑:除了辣的什么都吃。

然后……

你以为还会有什么然后吗?!

受到一万点打击的你默默地回到宿舍,发现一个北京姐们儿和一个天津姐妹儿正举着涂满老干妈辣酱的吐司片谈笑风生。

而睡你对铺的浙江姐们儿居然也随手接过一片,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吃了。

你觉得自己输了。

既然注定躲不开,毕业之后你还是选择回到了家乡。

一开始形势依然严峻。

你家楼下的那条新开的美食街,三分之一的店是麻辣火锅,三分之一的店是麻辣串串,三分之一的店是麻辣冒菜。

清淡口味的店,开一家倒一家。

直到有一天,一家粤菜馆增加了川菜业务,才勉强保住了自己的生计。

还顺便解决了你和嗜辣男友之间的就餐矛盾。

不过这些年来情况倒是越来越好了,城里各种菜系的餐厅逐渐多了起来,不再全是辣味一统天下。

但你要是以为可以就此掉以轻心,那也未免太过天真。

干辣椒们仍然阴险地埋伏在各种你认为根本不可能出现的地方,狙杀你,坑害你。

比如粤式炒河粉,台式卤肉饭,鲁式烧大肠,江浙干烧鱼。

不管来自哪个菜系,一踏上四川的地界,它们就可耻地叛变了革命。

你总能在菜盘子底下扒拉出某些体现地域特色的调味料。

来的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丝顾虑,它就这样出现在你的世界里,带给你惊喜(吓)。

一截截红艳艳的干辣椒贱贱地挑衅:来啊来啊来打我啊~有种你就吃了我啊~~

而你居然拿它们毫无办法。

你只恨为什么中餐的菜谱为什么不像西餐菜谱一样直白爽快,把烹饪作料统统塞进每道菜名里。

不然你也不会总被类似于清炒小白菜这种看似人畜无害的菜名蒙蔽,最后又被辣出两行清泪。

但询问餐厅服务员某道菜辣不辣这种蠢事你也千万不要再干!

人家说的只有一点点辣其实就是分分钟辣翻你的意思。

真是连人和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

至于公司聚餐什么的,你也别总硬挺着不吃,虽然那些烤羊啊,火锅啊,河鲜啊什么的肯定远远超出了你的能力范围——虽然那些来自陕西的、福建的、江苏的同事当年刚来的时候也跟你一样矜持,但他们眼下肯定都跟基因变异了似得一个二个成了无辣不欢的主儿——但要碗蛋炒饭垫吧垫吧肚子还是很有必要的。

什么?你还想加碟泡菜?你没看见泡菜里都搁着泡椒的么?

更别指望聚餐完了深夜回到家可以点外卖吃夜宵,你看这一过晚上十点,外卖网上除了辣到让你喷火的烧烤干锅小龙虾,别的店还能开着么?

当然以上这些困难只要你做足准备,定好预案,也基本上都可以克服。

真正最难对付的是有外地朋友来访,指明要吃麻辣风味的特色中餐或者火锅的时候。

你总不能带着人家去了餐馆,弄上一桌子菜,然后自己愣是一口不尝不是?

你感觉自己已经被推到了悬崖边上。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于是你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几十年的信仰,修为,原则,底线,老娘我统统不要了!

吃!痛痛快快地吃!

你终于忘我地体验了一把舌尖上的四川。

每一颗辣味因子都如熔岩一般在你嘴中爆裂,让你的味蕾又痛又爽,奔涌入你的毛细血管,打通了你的任督二脉。紧接着你全身战栗,肌肉缩紧,无尽的力量填满了你,自内而外地迸发扩散,织为光幕,燃成烈火,在你的肌肤上盛开出朵朵红莲。

你的眼前呈现了宇宙初始,万古洪荒。雷峰塔倒,西湖水干。

你只觉得自己坐化了,飞升了,涅槃了,新世界的大门敞开了。

这一刻,你已不再是原来世界的那个你。

你是存在于无数个平行世界中,能够堂堂正正吃辣的那个你。

人生如此,当复何求!

第二天早上你在口干舌燥中醒来,惊喜地发现原来自己还活着。

而活着就要面对自己依然不能吃辣的现实。

以及满脸爆痘,咽喉肿痛,肠胃不适的后遗症。

最后用一句周董的歌词来结尾吧。

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

查看知乎原文(81 条讨论)
责任编辑:【一点资讯】青岛首家小学VR超级教室建立 突破教学难点